烟雨红尘的寻觅,诗画江南的惦记

千古绝唱《钗头凤》 - 陆游、唐琬的爱情故事

妙笔生花 2017-02-18 浏览(1030) 评论(0)
- N +

《钗头凤》 —— 陆游 

红酥手,黄藤酒,满城春色宫墙柳; 东风恶,欢情薄, 一怀愁绪,几年离索, 错,错,错。 

春依旧,人空瘦,泪痕红邑鲛绡透; 桃花落,闲池阁, 山盟虽在,锦书难托, 莫,莫,莫。


《钗头凤》—— 唐婉 

世情薄,人情恶,雨送黄昏花易落; 晓风干,泪痕残, 欲笺心事,独语斜栏, 难,难,难。 

人成各,今非昨,病魂长似秋千索; 角声寒,夜阑珊, 怕人寻问,咽泪妆欢, 瞒,瞒,瞒。


 注释

长歌当哭,情何以堪!爱,已成往事,情,永驻心间。 陆游,年轻的诗人,满腔愤懑,无处倾诉,氛笔疾书。书毕,一掷柔毫,早已泣不成声,肝肠寸断。 唐琬,才华卓绝、柔情似水,一双哀怨的泪眼深情地凝视着陆游的题诗,一字一句如杜鹃啼血,此情难言。

四十年生死两茫茫,景虽旧,鬓已秋,思无量,泪空流。 花前月下,吟诗作对,互相唱和,丽影成双,宛如一双翩跹于花丛中的彩蝶,眉羽中洋溢着甜蜜和幸福。 精美无比的家传凤钗作信物,订下了唐门姻事。 婚后,陆游、唐婉更是情爱弥深,沉醉于两个人的世界里,不知今夕何夕。 陆母盼望儿金榜题名,登科进官,光耀门庭。 “速修一纸休书,将唐婉休弃,否则老身与之同尽。” 陆游迫於母命,万般无奈,与唐婉诀别。 陆游依母亲的心意,另娶王氏为妻,唐婉也迫於父命改嫁同郡赵士程。 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。 礼部会试失利,陆游归来,故乡依旧,人面已新。睹物思人,心中倍感凄凉。 为排遣愁绪,他时常独自徜徉在青山绿水,闲坐野寺探幽访古;或出入酒肆把酒吟诗;或浪迹街市狂歌高哭。悠游。

一别十年后繁花竞妍的春天,陆游一人漫游沈家花园。 花木扶疏,石山耸翠,曲径通幽,低首信步的陆游猛一抬头,看到花丛中伫立一位绵衣女子——竟是阔别数十年的前妻唐婉。 相顾无言,已为人妻的唐婉留下深深的一瞥,终于提起沉重的脚步走远,空留陆游在柳树前怔怔发呆…… 唐婉征得丈夫赵士程的同意,给此时正思绪万千的“丈夫”送去亲手所做红酥手,黄縢酒,味道竟与十年前无异。 唐婉深情尽含其中,两行热泪凄然而下,陆游扬头饮尽唐婉送来的十年相思苦酒。 

陆游大醉。昨日情梦,今日痴怨,尽绕心头,感慨万端,他提笔在粉壁上题了一阙《钗头凤  红酥手》:

红酥手,黄縢酒。满城春色宫墙柳; 东风恶,欢情薄,一怀愁绪,几年离索,错,错,错! 

春如旧,人空瘦。泪痕红浥鲛绡透; 桃花落,闲池阁,山盟虽在,锦书难托,莫,莫,莫!

唐婉读了这首《钗头凤》后,追忆似水往昔、叹惜无奈世事,感情煎熬,日臻憔悴,悒郁成疾。在秋意萧瑟时节化作一片落叶随风逝去。只留下另一阙多情的《钗头凤  世情薄》:

世情薄,人情恶,雨送黄昏花易落。 晓风干,泪痕残,欲笺心事,独语斜栏。 难,难,难。

人成各,今非昨,病魂长似秋千索。 角声寒,夜阑珊,怕人寻问,咽泪妆欢。 瞒,瞒,瞒。

这首词令后人为之唏嘘叹息。而她随后不久谢世。 

陆放翁七十五岁时,居沈园旁,"每入城,必登寺眺望。" 重游故地,留下绝世之作:《沈园》二首。 

腐朽的封建礼教摧毁了陆游和唐婉的爱情,但没有阻止他们对爱情的向往。面对严酷现实,他们无力抗争。但是他们却为人们演绎了“君当作磐石,妾当作蒲苇。蒲苇韧如丝,磐石无转移”的佳话。 

《钗头凤》成了后人百读不厌的千古绝唱,人类永恒的爱情主题。 时过八百多年,品味着陆游与唐琬超群绝伦、千古遗恨的爱情故事,怎不让人情动于衷?怎不让人潸然泪下?

本文标题:千古绝唱《钗头凤》 - 陆游、唐琬的爱情故事
作者授权:除特别说明外,本文由 情醉中国风 原创编译并授权 情醉中国风博客 刊载发布。
版权声明:本文不使用任何协议授权,您可以任何形式自由转载或使用。
标签:
作者:情醉中国风

评论列表 (0)条评论

发表评论